2018-05-01 字号:

摘要: “对了,只要我带把刀,就能把那个牛魔王揍得屁滚尿流了!”突然吴梓龙右拳狠狠砸了下左掌心,“啪”的一声,我和陈夏青不禁侧目,迎上了他烧红刀子般的眼神,火热而锋利。 “梓龙,刀太危险了!力量不好控制,要真砍出事来,赔医药费啊,被学校开除啊,还可能被抓去派出所!...

“对了,只要我带把刀,就能把那个牛魔王揍得屁滚尿流了!”突然吴梓龙右拳狠狠砸了下左掌心,“啪”的一声,我和陈夏青不禁侧目,迎上了他烧红刀子般的眼神,火热而锋利。

“梓龙,刀太危险了!力量不好控制,要真砍出事来,赔医药费啊,被学校开除啊,还可能被抓去派出所!”夏青吓了一跳,连忙抓住他的肩。

“没事,我就带去吓唬吓唬他,又不是真砍,哪会危险?”梓龙满不在乎,“他妈的他一个高中生,我就带两只手怎么打得过他?”

“你哪里有刀?”我问道:“你带家里的,你爸看到少了把刀,一定知道是你偷偷拿走的,不把你揍死才怪?”

“我可以去买一把呀!”

“你有钱吗?一把西瓜刀最少都得十二块钱。”

“我早算好了。”梓龙嘿嘿一笑,“今天早餐都没吃吧?早餐钱都给我。还有,今天上网的两块钱,也都给我。一人四块,正好十二块!”

“不要!”我断然拒绝。先不说十几年前的四块钱对一个初中生来说已然算是巨款,豆浆油条的香味,还有坦克枪械轰杀怪物时血花四溅的快感,那可是我省了一个星期才有的上网费。

“是不是兄弟?你就说我们还是不是兄弟?”

七点二十分的朝阳斜挂,阳光流过学校,在往右数的第二条巷子处干涸。第三条巷子口有家日杂店,老板右手支着脑袋,倾坐在门口的玻璃柜上,盯着每一个过路的人。凉飕飕的阴暗把锅碗瓢盆油盐酱醋锁住,入门的货架上摆着各种汽水零食,拼命搜刮学生们本就干涩的口袋。

“鸡叔,西瓜刀多少钱一把?”梓龙两手撑在玻璃柜上,故意压住声线,语调异常的平淡。

“小子,你买西瓜刀干啥去?”鸡叔斜眯着眼,镶在眼角的黑眼珠子亮光一闪,“你们几个小子我可认识,每天不好好读书,就会打架闯祸!不卖,要是你拿去打架,出了什么事,警察找到我头上怎么办?去去去,快上课了,别站我这。”

“打什么架啊,我哪里敢拿刀去砍人?砍出事来我没钱赔啊!”梓龙脸不红心不跳,“今天学校上劳动课,老师要教我们做水果盘,叫我带把水果刀给他。”

“劳动课?你们学校有这东西?别想骗我!我家柱子和你们一个学校读的书,就没听过劳动课这玩意!小子,在你鸡爷面前撒谎,你还早个五百年!”

“那……那是因为最近市里什么什么领导来我们学校调研,校长想假装学校啥课都有,全面发展,今天才故意上一节这样的课给领导看啊。”梓龙有点慌了,“鸡叔你不卖就算了,我们去别的店买,不就一把西瓜刀吗?”

“市里有大人物来,最近好像听柱子说过……行,卖你们一把。”鸡叔转身去店里拿出几把西瓜刀,砰一下往玻璃上扔。“十二,十八,二十三,要哪把?”

“十二的就行了。”

“行行行,拿去拿去。”

“鸡叔,能不能十块钱卖给我们。”我突然在一旁可怜兮兮地问道:“老师叫我们来买刀,又不给我们钱,我们几个学生,哪里有那么多钱?我们不敢和家里说,只能连自己的早餐钱都搭上去。便宜点嘛,剩点钱给我们吃早餐好不好……”

“哼哼,你们几个小子,整天不读书净捣蛋,把你们老师气得半死,找机会让你们给他出点钱不是正常?就当做几个降火凉茶钱了……”鸡叔长瘦的食指戳了几下玻璃,对我们指指点点,“十块就十块,拿去拿去。”

“谢谢鸡叔!”梓龙开心地把手伸向刀。手指刚触及刀柄,鸡叔突然猛地一抓,紧紧捏住了梓龙的手腕。“小子,你最好没骗我,不然的话……”鸡叔龇起牙,面容变得阴沉。

“哎呀疼!”梓龙用力把鸡叔的手甩开,拿起刀就跑,“我们哪里敢骗你啊,去上学啦!”

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一般都是差生的座位。虽然只是初中,学校还是在课本外,隐约而无意地透露了一些粗浅而永恒的社会规律给我们。资源永远会更多地被优秀的人所夺取,不同于社会的复杂,学校单纯而又资源稀缺,所谓的优秀也只是简单地按成绩进行区分。座位的前后左右,也算其中一种,优等生自然坐在靠前的正中间,而边边角角处便是我、夏青、梓龙之类学生的居所。

上课已有十五分钟,西瓜刀塞在书包里,梓龙隔着一层布不断抚摸着它。一把十块钱的钝铁,此时在梓龙眼里,无异于一把绝世神兵。

他一直在小声地吹嘘能如何把高中生牛大山打得哭爹喊娘。“我约他中午一点在网吧后面的小路单挑,一对一,别人不能来……”

“老师同学们,打扰一下。”梓龙不满地抬起头,我却舒了一口气。大腹便便的校长带着几个领导模样的人走进教室,“市教育局的林副局长今天特地来关心下同学们的生活学习情况,大家掌声欢迎!”

掌声雷动,无人不从。

“……林局长想突击检查下同学们的生活学习是否健康向上,所以呢想随机抽查下同学们的书包,看有没有什么和学习无关的不良物品,请同学们配合检查。”

我和夏青微微侧头回望,梓龙的眼睛瞪得老大,嘴唇微微颤动,喃喃自语。“不会这么巧吧……抽查而已,不会抽到我吧……”

“希望同学们不要紧张,我们只是想调研一下,看看大家的情况,方便以后制定政策。很平常的一次检查,大家不用担心……”一个看起来很严肃威严的高个子突然站了出来,“时间不多,我们不能一一检查,就窗边这一组吧。”高个子突然指向我们。

“好,请同学们把书包拿到讲台上来,接受检查。”校长下令道。

还真就这么巧!我们三人迟迟不敢动。突然梓龙一咬牙,“不要动,借个掩护。”

几个领导已经开始检查先上台的同学了,他们细细地翻,书中的夹页都不放过。“好机会!”梓龙低吼了一声,借着我和夏青两堵人墙,在视线死角处快速把书包塞出窗外。

“那几位同学,怎么一动不动,请把书包拿上来吧。”高个子突然望向我们。

“那个……领导,我今天忘记带书包了!”梓龙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

“忘记带书包?”高个子眉头皱了起来,校长老师脸色也唰地变得苍白。“同学,上学怎么能忘记带书包呢?你上课怎么听讲?李校长,你学生的学习看起来不够用心啊……”

校长开始流汗,弯着腰不断低声在高个子耳边说些什么。高个子偶尔回应几句,校长的脸色越发焦急。

“谁往下丢东西啊!这么大一个书包,想把人砸死啊……”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叫骂声。

校保安老魏!平时懒散不堪,呆在保安室大门不出的老魏,今天居然出来巡逻了?难道是因为今天领导来了,不得已出来做做样子?还看到了梓龙往下丢的书包?

“嗯?有人在学校里往楼下丢东西?丢什么了?”高个子脸色变得十分阴沉,“李校长!校园里高空砸物,要是砸到人了,影响可是十分不好的!”

“我觉得今天的调研已经基本得出结果了,就先这样吧。”高个子一行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

“林局长!您且留步林局长!”校长吓得脸无血色,一阵小跑追了上去。

“你!现在给我去校长室门口站着!”校长跑到门边时还不忘回头指着梓龙大吼。

“妈的怎么就这么倒霉!李肥猪这头猪,抽了羊癫疯一样骂我,还校长呢,会的粗话比我们几个加起来还多……”

终于放学了,梓龙怒骂着冲出校门,我和夏青连忙紧紧跟着他。

“李肥没对你怎么样吧?”

“被骂个半死!下午请家长!完了完了,晚上又要被我爸揍了……”梓龙一个激灵,“还好中午可以先把牛魔王揍他妈个狗吃屎!也算不亏了。”

“你书包找回来了?”

“被老魏捡去保安室了。昨晚我偷拿了我爸两根中华,本想今天抽的,结果便宜老魏了,两根烟把书包换了回来,还让他装作不知道是我的书包……”梓龙回头拍了拍书包,藏着西瓜刀的书包。

“哎……”一个边走路边低头吃零食的学生,被梓龙从后面撞了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你走路不看路的?”梓龙反而朝他吼了起来,反手又给了一巴掌,把他手里的零食都打落一地。

这学生看起来也就初一,一脸的稚气和惊恐,右手摸着右脸颊,又低头看了眼地上的散落零食,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好像是鸡叔的儿子……”夏青在后面捅了捅梓龙。

“快走!”梓龙吸了口凉气,迅速迈开脚步。

“柱子是你吗?柱子你被人欺负了?他妈的谁敢欺负我儿子!我打死他!”鸡叔焦急暴躁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大概就是亲情的神奇了,刚放学人流拥挤,嘈杂不已,说话声打闹声喇叭声声声不绝,但鸡叔就是能在这大杂烩中夹出属于他儿子的一丝哭声。

“跑!”我们三人极端有默契地撒开脚丫,在人群夹缝中滑过,还听到身后鸡叔远远的叫骂声:“你们几个!在跑的几个!是不是你们欺负我儿子!别跑!站住!老子打死你们!”

我们三个玩命地跑了不知道多远,身体不自觉地将我们带到网吧后面的一条小巷。“嚇……嚇……”我们小声地喘着粗气,无力地靠在墙上,耳朵拼命搜集着任何一丝风吹草动。

“没追来吧?”

“没有没有……”

“妈的今天有这么倒霉吗!”梓龙大吼一声,一脚带着全身的怒火,狠狠地往墙上踹了一脚。

“哎呀疼……”这一脚含恨而出,踹上墙声音之大都让我感到震惊,更别说梓龙的脚了。他蹲在地上揉着脚踝,龇牙咧嘴地说:“妈的!气死我了!下午我一定把那龟儿子砍死!”

“要回家了不?”

“我要去上网,早上砍价我不是省了一块钱吗?还可以上半小时。”

“我也要去。”夏青表示赞同。

“早知道就砍到九块钱了!现在只有我没得上!”

“轮流吧,我玩一下你玩一下咯。”

“真的吗?”梓龙开心地抱住我的肩膀。

“兄弟嘛,走!”

说是网吧,其实也就在十几平米的小店面里塞了二十多台电脑,电线和蜘蛛网一样在地上缠绕,里面烟雾缭绕,电脑桌上被烟头烫出了一个个黑圈。叫骂声,嘲笑声,拍桌子声,偶尔还有人打架。但是谁介意呢?来这里的人就是寻找虚拟世界的,真实世界有再让人难以忍受,已经和我们无关了。

“就是那个位置。”梓龙指着角落里一个位置,“昨天牛大山来了以后发现没位置上网了,就把我从那里拖出来要占我位置,我当然不爽啊,就和他打了一架。妈的我怎么打得过一个高中生?后来我假装逃跑,又趁他玩得开心不注意兜回来,把一瓶汽水全倒他头上。倒完就跑,还一边大叫约他今天中午来打架!”

“咦夏青呢?”梓龙回头找了一圈。

“别管他了,我们先玩吧。”我推着梓龙往前走,“你先打几盘,我去上个厕所。”

进小区门左转,数过去第三栋,门牌号803。

我气喘嘘嘘地跑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凭记忆开始找梓龙的家。又是一阵长距离的速跑,梓龙的倒霉是分了一点给我了吗?

咦?那个背影?夏青吗?

我硬生生停下脚步,胶鞋底在地上沙的一声又滑行了一段距离。

我连忙就近躲在一棵树后,看着梓龙伸出手指,迟疑了一下,按响了804的门禁。

“你好,请问是吴梓龙家吗?”

“你按错了,他们家是803。”

“哦哦不好意思。”

又是一阵门铃声和沙沙响,门禁终于再一次接通。

“谁啊?”对讲传出一把低沉凶狠的男子声。

“哦……哦,吴梓龙爸爸是吧?吴梓龙今天在学校附近买了把西瓜刀,不知道要干嘛,就这样没事了,再见!”夏青转身就跑。

“梓龙,你怎么左眼角肿了呀?”

下午一点半,我和夏青在学校遇到了垂头丧气的吴梓龙。

“还打不过牛大山?你不是有西瓜刀吗?”我装作一脸疑惑。

“别提了!我就说我今天倒霉吧?中午回家我爸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突然想搜我书包。西瓜刀自然被我爸搜出来了。当时他阴沉着脸问我咋回事,我说夏天到了,买把刀放家里好切西瓜吃。”

“你爸会相信吗?”

“自然不信啊!幸亏我急中生智,嘿嘿。”梓龙得意一笑,“我把下午请家长的事说了出来,我爸就说臭小子又捣乱了?买把破刀就想让我不揍你了什么什么的……虽然还是被骂了几句,好歹还是糊弄过去了。”

“那你下午就赤手空拳的和牛大山打了一架?没逃?”

“当然没逃!架可以输,人可不能丢!哎哟好疼,今晚不知道又得怎么和我爸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