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方山: 霍州煤电木瓜煤矿被指“瞒报专业户”监管部门不作为

2018-05-07 字号:

摘要: 近日,媒体报道《山西方山:霍州煤电木瓜煤矿涉嫌瞒报2起矿难 监管何在》,直指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在2017年12月发生两起矿难,但是矿方不但没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上报监管部门,而且采取瞒报方式。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媒体报道之后,木瓜煤矿并未进行停产整顿,而是故伎重演...

近日,媒体报道《山西方山:霍州煤电木瓜煤矿涉嫌瞒报2起矿难 监管何在》,直指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在2017年12月发生两起矿难,但是矿方不但没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上报监管部门,而且采取瞒报方式。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媒体报道之后,木瓜煤矿并未进行停产整顿,而是故伎重演对部分媒体进行“封口”,删除媒体报道内容,甚至利用网络水军进行正面报道,大肆对外宣传抓好安全生产,时刻敲响安全的警钟,狠抓落实安全责任。

面对矿难,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如此费尽心思瞒报矿难,真是令人质疑深思。2017年8月,山西和顺吕鑫煤业发生边坡滑坡事故,该企业并未及时上报事故,而是采取有组织有预谋的瞒报事故。其中戏剧性的一幕是,一位网友百度贴吧举报该矿存在瞒报,但是何曾想当地政府竟然利用公权力拘留网友。

戏剧性的转变就是,随着媒体继续监督跟进,瞒报事故的“谣言”成真,因此各级政府严查,最后国务院严肃通报,当地官员5人被撤职,5人被免职,2人被晋中市纪检监委立案审查。当然究其原因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瞒报矿难,那么霍州煤电木瓜煤矿也不例外,2起矿难也是有组织有预谋瞒报。

据媒体报道,2017年12月11日,该矿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致矿工乔康死亡。死者现年23岁,系运城绛县人。2017年12月14日,该矿又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同样又致一名矿工丧生。死者乔刚,42岁,系临汾浮山县北王乡人,是该矿掘进队带班领导,在交班时被突然断裂的钢丝绳击中当场死亡。

发生事故后,该矿并没有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及时上报,而是刻意隐瞒。至今2起事故仍在瞒报中。国务院明文规定:煤矿发生事故,应在1小时内上报;国家安监总局规定:瞒报谎报将从重处罚。山西省委、省政府再三告诫:“安全生产是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且在血泪矿难之后,山西省委、省政府领导多次要求,加大对煤矿安全事故的查处力度,尤其是矿难瞒报事故更应严肃处理。但是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却是顶风而上,采取瞒报。记者通过搜索发现,早在2012年11月 8日,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发生一起安全事故,死者王志刚,30岁,两个孩子,综采工,洪洞县广胜寺镇油耳山村人,赔167万,瞒报。

随后各路媒体记者进行调查,然而令人不耻的是,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在花大价钱赔偿死者的同时,给媒体发放封口费,最高封口费达五万,一般媒体人(署证记者)达两万左右。

不料,“封口”之余事故还是曝光了,而霍州煤电木瓜煤矿竟然采取网络优化,同现在2起矿难之后一样的手法开始对外大量发稿宣称“狠抓安全生产,敲响安全生存的警钟”。从而引出媒体质问时任矿长张胜云为何瞒报矿难,高价买矿工命以及封口媒体,删除报道等等。由于“封口费”和“水军费”,导致木瓜煤矿费用支出太大,无奈之下原矿长张胜云被调离。

2017年05月22日,山西经济日报报道,“记2017年“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状”获得者、霍州煤电集团吕梁山煤电公司方山木瓜煤矿”,文中提出,霍州煤电木瓜煤矿的领导们将责任意识时时刻刻融入日常工作中,加强安全监管、考核工作,确保安全责任落到实处。同时,进一步细化了矿领导、队长、书记、生产科室、政工部门的安全监管、监督职责,形成了上级公司检查、五人小组检查、安全监管站和该矿自身监管的“多保险”,并采用电视曝光、班前会谈“三违”认识等方法,确保安全监管覆盖全矿各系统、各环节,安全责任落实到各个层级。

据《山西煤矿安全监察网》报道,2017年6月16日,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吕梁监察分局在霍州煤电木瓜矿开展安全宣传咨询日活动启动仪式,并且观看了煤矿事故警示教育片《血与泪的互换》。

纵观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对外宣传,是如何的重视安全生存,而且是责任到人,但是在矿难发生之后,却是如此做法,竟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进行瞒报。据知情人透露,木瓜煤矿位于山西吕梁市方山县大武镇木瓜村,是山西省资源重组兼并整合矿井,虽然目前是百万吨大矿,但是安全生产一直疏于管理。

如今,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再次采取“封口费”“水军费”双管齐下,据悉,来此采访的记者(只接待署证记者)由该矿宣传部人员把关,经矿长等矿领导同意后给予五万、三万、二千不等的封口费(根据媒体等级不同和信息掌握真实程度决定)。就在《山西方山:霍州煤电木瓜煤矿涉嫌瞒报2起矿难 监管何在》报道既出之后,网络上就开始出现有关霍州煤电木瓜煤矿的正面报道多是有关抓安全生产,敲响安全生产警钟等等。

那么试问,如今霍州煤电木瓜煤矿矿长屈平为何不是真正的把煤矿的安全抓上去,而是继续效仿原矿长张胜云的手法,封口瞒报、网络优化从而混淆视听呢?

为了调查清楚霍州煤电木瓜煤矿为何敢顶风而上,记者在山西国土资源厅网站上发现,2014年5月28日,登载“霍州煤电集团吕梁山煤电有限公司方山木瓜煤矿延续换证”,许可证号:C1400002010041220076636 ,有效期限:2014-04-20至2016-04-20 ,记者就此向方山县国土局求证,但未得到正面答复。根据山西经济日报报道“方山木瓜煤矿于2014年11月19日取得开工报告,2015年12月29日进入联合试运转,2016年7月22日顺利通过申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现场验收,正式进入生产矿井序列。”那么如今,这个采矿许可证是否已经过期,令人质疑。霍州煤电木瓜煤矿对外宣传,作为一家国有企业是以人为本,自觉履行社会责任,但是实际并非如此。据知情人透露,早在2013年3月,一位女儿在网上发帖声讨霍州煤电木瓜煤矿的无情和背后的强大,这位女儿的爸爸靳云生就是木瓜煤矿的工人,因在木瓜煤矿工作长达6年而最后患上了职业病尘肺病,因此求助霍州煤电木瓜煤矿,但是得到的却是无人管,无奈之下发帖申诉维权,然而再次求助却未曾想到遭到木瓜煤矿的七八个保安的毒打,甚至遭到煤矿党委书记张国庆的威胁。

记者在方山调查之时,又接到当地村民的反映,霍州煤电木瓜煤矿不仅存在瞒报矿难的丑事,还有就是大肆排污,破坏当地生态环境,把污水直接拍到举人头村对面河道。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发现该矿的矿井污水根本不经污水处理设施处理,直接向外排出。据村民介绍,该矿存在偷拍矿井污水的事实,一般是晚上一直到第二天上年十点排的全部是黑水,中午12点之后排放的是则是清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逃避环保部门的检查。

《出产安全事故讲演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三条划定:“谎报、瞒报事故或者事故发生后逃匿的,处上一年年收入100%的罚款”。因而霍州煤电木瓜煤矿作为一个百万吨级的矿井,采取瞒报事故,由于瞒报事故的“本钱”小之又小。事故发生后,矿方宁愿花钱将事故“摆平”,也不愿意上报,是由于一旦事故曝光,就要停工,甚至整个地方的煤矿都要进行安全出产整顿”。

对于霍州煤电木瓜煤矿来说,这种“损失”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更重要的一方面,山西吕梁市、方山县两级官员,尤其是相关领导,事故责任的追究直接关系到责任领导的“乌纱帽”。

在问责机制越来越健全、惩处力度越来越大的大环境下,霍州煤电木瓜煤矿竟然顶风而上瞒报事故,而且面对政府实施“环保风暴”“铁腕治污行动”,木瓜煤矿却是我行我素,那么这瞒报背后是否还存在违规违纪行为?是否有“保护伞”在起作用?是否有“官商勾结”?对于屈平矿长是否应该严查其是否存在渎职行为呢?对此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