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德和瑞德

2018-05-09 字号:

摘要: 泰德出去买了一个驼色的双肩背包,他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还需要添置什么,他的大脑不听使唤,童年的回忆和影像不断地闪现,温馨而美好,充满了阳光和花香,令他无法集中精力。于是他买了一杯黑咖啡,面对纽约的车水马龙,陷入了沉思…… 泰德来自荷兰,他与双胞胎哥哥瑞德一起在...

泰德出去买了一个驼色的双肩背包,他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还需要添置什么,他的大脑不听使唤,童年的回忆和影像不断地闪现,温馨而美好,充满了阳光和花香,令他无法集中精力。于是他买了一杯黑咖啡,面对纽约的车水马龙,陷入了沉思……

泰德来自荷兰,他与双胞胎哥哥瑞德一起在故乡度过了无忧无虑的时光,如影随形,时刻相伴。泰德生性活泼,非常调皮,与沉稳持重,好学善思的哥哥形成了鲜明对比,父母亲常常要求他坐下来“像哥哥一样安静地读书”或者“不要把牛奶洒得到处都是,就不能像哥哥一样吗?”搞得他不胜其烦,愈发捣蛋。

有些人生下来仿佛就已经在这世界上生活了许多年,他们从不生病,也不犯错误,他们总是按照人们希望的那样以全“A”的成绩完成学业;足球踢得超棒,引得女孩子们不停尖叫,到了周末家里电话响个不停,请他去野餐或者郊游;社团活动也出尽风头,是家长和老师的宠儿,让他们用赞美的眼光追随背影,并且希望自己就是这孩子的家长—-是的,瑞德就是这样的孩子,一帆风顺,事事如意—-好像是故意为了彰显泰德的失败而特别设计的一样。

泰德勉强完成了高中课程的学习,他知道瑞德的理想是做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但是自己的职业理想是什么呢?他不知道,于是他告别了家乡和亲人,跨越重洋来到美国,终于用了七年的时间读完了心理博士课程并顺利毕业,这是多么孤独而艰难的漫长时光啊!正当他把这一令他骄傲而幸福的消息告诉瑞德的时候,却得知瑞德罹患癌症,全身都是细胞瘤,正躺在医院里接受保守治疗,泰德的心都要碎了!

决定陪伴在瑞德身边是一瞬间的念头,却挥之不去“亲爱的,我们不知道要多久,也不道他是否需要,不是吗?”“丽萨,我明白你的心情,事实上结婚以来我们从未分开过很久,我很抱歉,但是我必须在他身边,哪怕只是握着他的手,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不能跟他分开,我们可以战胜疾病!只要我们在一起!”“好吧!但愿如此!”

瑞德比所有人想像的都要坚强,他一声不吭地承受着化疗带来的巨大痛苦:脱发、呕吐、内分泌失调和紊乱,以及日以继夜的疼痛……就像泰德说的,他握着瑞德的手,他们在一起,抗拒着命运的打击,不回避苦难,一如当年—-在无人的午后池塘从岸边滑落水中的泰德紧紧地抓住瑞德的手,等待有人来救援。

“你知道有时候我在想。”“什么?”“想你。”“哦天哪!你从未说过!”“嗯,你知道,我不太清楚你会怎么想,我怕你会嘲笑我,好像女孩子哭哭啼啼的,但我真的常常想念你!”“我也是。”“真的吗?”“当然,要知道你可是一直在家乡跟爸爸妈妈,同学朋友在一起,我是一个人,在陌生的国度!”“是的,我明白。所以我们分开的第一个圣诞节我才会跟你约好打电话给你。”“但是我没接到,我一直走来走去,生怕错过了,一开始我以为有时差,后来我想你在忙,再后来我担心你出意外,事实上是我太紧张,走来走去的时候把电话线接头碰掉了,那时候有手机多好!”“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就不能打给我呢?”“我也不明白,可能是我太自卑了吧,我怕一些与人的接触,怕被看不起,怕受到拒绝。”“我爱你,永远不会变,不管你是什么样!”“在我学了心理学之后,我明白这是我的问题,是我自己必须面对、克服和解决的问题。要知道,因为想象你一样做一个出色的心理医生,我才选择了这个专业,你一直是最好的榜样,虽然我从不承认。”“我以你为荣!一直如此!”“真的吗?那你要尽快好起来,我们加油!”“加油!天哪!那意味着我还得再做三个疗程的化疗!”“别担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最新的扫描检查显示:所有的细胞瘤都消失了!虽然瑞德仍然需要长时间的化疗和恢复,但是他真的好起来了,两兄弟一起划船,一起做饭(把番茄酱涂满对方的脸),一起拍照片,一起研究病例并且共同建立了一个免费网站—-为那些需要专业医生帮助和治疗却不愿与人接触的心理疾病患者—-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每个人也都是他人双胞胎般的镜像般的存在,爱使人自信并不会自弃,越付出越充盈,并永不匮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