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里的青春

2018-06-22 字号:

摘要: 时光如飞,当我想起第一次坐绿皮火车的时候,当年去打工的情景历历在目,让人记忆犹新,事隔多年,却久久不能忘怀。 在我的记忆中,飞机,火车,汽车,高铁,总是代表着快节奏的生活。它将无数个天南地北的人,带到了他们想去的地方。 我去工厂的那年刚好16岁,拿着哥哥的...

时光如飞,当我想起第一次坐绿皮火车的时候,当年去打工的情景历历在目,让人记忆犹新,事隔多年,却久久不能忘怀。

在我的记忆中,飞机,火车,汽车,高铁,总是代表着快节奏的生活。它将无数个天南地北的人,带到了他们想去的地方。

我去工厂的那年刚好16岁,拿着哥哥的身份证,从此便走上了打工的生涯。第一次去广东心中总是充满了幻想,总感觉外面打工一定能挣很多钱,在我上学的时候,我就发现打工回来的哥哥姐姐,穿的特别时髦,时时也会想象自己有一天走进工厂,挣钱了,买自己喜欢的衣服,买好吃的,最好给父母多给些钱,心中感觉美滋滋的。

进工厂的第一天,就让我大跌眼镜,管理员给我们分了宿舍,12人一间住上下铺,分好宿舍都晚上10点多了,我们都不知道去哪里买床单和被子,火车坐的头晕目眩,我们实在太累了,拿出几件衣服叠住做了个不像样的枕头,又往木板床上铺了两件衣服,倒头就睡,等刚躺下一会,便进入了梦乡。

两天培训还算过的很快,每天吃完饭,就去听讲消防知识和工作流程。第三天算正式上班了,我刚走进车间门口,就听见几百台机器发出的隆隆声响,当组长带我走近机器,一股塑料味,扑鼻而来,组长给我们详细介绍了工作情况,是生产手机外壳的塑胶厂,每十二个小时,两班倒,每次吃饭时间只有半小时,这一切也像进入机械式的重复中。这里是消磨宝贵的青春地方,但最初去到这里的是一片茫然。

组长把我分给了一名老员工大刘,大刘是湖南人,年龄三十二岁单身,说他已经在这里工作六年了,大刘人很好对我很照顾,给我教岗位技能也非常有耐心,最终我和大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无论你出生何处,无论你年龄大小,无论你父母是干部还是老师,只要你走进工厂,大家都很平等,在工厂里无论你以前是调皮捣蛋的人,无论以前在学校是才华横溢的人,无论你以前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但你在这里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而且你在这里是非常需要朋友的。

塑料厂由于每天机器发热温度很高,我们经常会被汗水会湿透衣服,热的受不了,大刘就让我去洗一把脸,有时候我们会赶领导不在的时候,轮流跑去有风扇的地方,对着风扇吹一会,虽然风扇吹的风不十分凉爽,吹一会总感觉舒服,我们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放假去公园里玩,经常在一起,我们几乎形影不离。

大刘生日那天我给大刘买了一件衬衫,一条白色裤子,当时特别流行,大刘很开心,我们两晚上一起喝啤酒,大刘和我一起聊到了夜里两点多,大刘19岁出来打工,去过水泥厂,去过工地,去过磁铁厂,东奔西跑在不同城市的大街小巷,像一个孤单旅行者,迎着风,或冒着雨,品尝着打工路上的酸甜苦辣。

他总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庭的生活,但事与愿违,不仅几年的工作没存到多少钱,而且家中的父亲在家炸石头的时候,不幸炸断了双腿,家庭的重担全落在他的肩上,于是他下定决心,进入工厂好好挣钱,二十六岁来到了这家工厂,现在已经六年过去了,他不但要挣钱让父母好好生活,而且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全靠他挣的钱来上学,他在工厂的这六年中,过的并不开心,每天以机器为伴,晚上睡觉都感觉耳边有机器的声响,这里的饭菜也不好,但自己的工资又不敢在外面买饭吃,每一天都过的很累。

有很多人说大刘赶快找个对象,但像这么辛苦的工厂,女孩子一般不会来的,更何况自己也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只想为了家里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在这里耗上一辈子算了。

大刘的话让我心里产生无限感慨,工厂也许在上学的孩子眼里是美好的,也许在还没进入工厂的人眼里是美好的,或者是在没有身背责任,自由自在的人眼里是美好的,但工厂让大家来实现梦想的同时,也将耗尽我们最美的年华,梦也许依然是梦。

感情丰富的人时时会产生诗一样的联想,画一样的意境,音乐一样的旋律。我们都知道乡村之外有城镇,山川之外有河流,但在我们走向社会之前,更应该穿好盔甲,磨刀好兵刃,用知识武装好自己,不要等走向社会,面对处处困境却无所选择。

工厂里的青春,献给不想上学只想去进工厂的孩子,也同时献给在工厂为了家庭艰苦奋斗的朋友们,你们是才是真正的英雄。你们为了责任忍耐了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