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喜欢一个人,越是喜欢喝醉酒

2016-08-12 字号:

摘要: 后来,我喝醉了才知道我爱谁,生病了才知道谁爱我。男人成为男人前,都是一个不懂喝酒的男生。 1 我第一次见安阳的时候,我觉得她特别像赵敏,那个年代《倚天屠龙记》正好风靡大街小巷,尤其是坏女人变好女人这么个惹男人疯爱的荧屏形象,就这样对安阳一见钟情。 我们工作的那...

后来,我喝醉了才知道我爱谁,生病了才知道谁爱我。男人成为男人前,都是一个不懂喝酒的男生。

1

我第一次见安阳的时候,我觉得她特别像赵敏,那个年代《倚天屠龙记》正好风靡大街小巷,尤其是坏女人变好女人这么个惹男人疯爱的荧屏形象,就这样对安阳一见钟情。

我们工作的那个时候,公司里人多房少,男女通常都是混合住的,我也是在那里遇见的她。

记得参加工作不久,经常是熬夜加班到深夜,深夜回家总是能碰见安阳在过道处洗衣服,那时候害羞,只是简单胆怯的一问一答,没想到次数多了就认识了。

好多时候苛责自己面见心动的女生有好多话想说,却到了嘴边,嘴笨又忘记了怎么说,一次两次多了就索然无味了,看见彼此只是微笑代替心跳的感觉。

以为喜欢的人,不久会因为机缘巧合被安排在一起。是的,机缘巧合把安阳安排在别的男人一起。安阳交的新男朋友一堆的纹身,肥头大耳,相貌简陋得无法过称过磅。看他和安阳天天腻歪在一起,旁边要是有斧头,我一定一水儿的砍过去不带任何犹豫。

原来那个暗恋的位置被取代了,很着急,蹿火上了心头。

不争气的自己干脆就约了几个同城多年的朋友出来喝酒,酒是辣辣地锁喉,没几口就晕天转地,跟个猪一样趴桌就睡去。老友就是地道,把我送回去却能遇见楼道的安阳,他们一脸的傻笑,安阳也跟着笑。

慢慢地,一直喝可劲儿地不停醉,居然酒缸子容量是越来越大,以前是五钱的杯子后来是半斤的杯子再后来是一瓶的主儿。想象得到,老友还是把我架回去,还是能碰见过道的安阳。

最尴尬的一次,醉酒回来,是安阳扶的我,那时候神志不清,还说胡话,隐约记得好像是发生了胃里倾泄,弄得安阳一身,我后来还浑然不觉。

脾气很好很温和的安阳,不急不躁不卑不亢地给我打了洗脸水,给我擦拭干净。

当老友们把这件事添油加醋的捏造转述一遍给我的时候,我顿时丢脸丢大发了,觉得在安阳面前已经形象沉沦。

不过却也是因为安阳那乌七八糟的男朋友的刺激,我站在她门前,脸上绯红一片,嘴里囫囵吞枣就憋出一句话:“那,那啥,安阳我真不能喝酒,都是他们灌的,他们什么不缺就缺人性。”

“知道啊,就你愣愣地死喝。”

喝酒本来已经很难过了,看着那个男人和安阳越走越近就越难过不行,好恨自己的懦弱和不自信。

那天是想着就烦,又去喝酒了。虽说是去喝酒,这次还是给自己留了点底儿,就是为了晚上回去向安阳解释清楚。那天喝得个撩火撩人地敲了安阳的门,那男人推开门:“你谁,你干嘛?”当时看见他我就一溜烟儿的跑了嘴里回了句“对不起,敲错了,串了。”

一种人的精神向往

2

日子久了,这件事本来以为就尘埃落定了。但公司由于工作调动,安阳分到我这一组了,我还成了安阳的师父,见面的机会多了好多,经常因为工作由头就去占用安阳的时间,一段时间特别的幸福。

小火苗又熊熊燃烧起来了,之间有个晚上,我在楼下的小店里面灌了一瓶二锅头,为了酒壮怂人胆,满脸跟个荨麻疹一样的红通通的,还是在安阳的门外,安阳看我一副酒鬼样:“又喝酒了,你真不会照顾自己。”此时的我就像鱼木一样,叼在嘴边的话,又是一阵眩晕给自己哐当干倒了。

还有一次公司组织年会,我和安阳一个桌,酒席间一群不是人的男人猛灌安阳,我二话没说出来挡酒,我当时第一个意识就是:不能把话说出来,我就全喝在酒里,一了百了。完事,他们全部龟缩在桌子底下去了,我还在桌上耍酒疯。其实就是看不惯他们欺负安阳,我还对安阳投以“我没事”的笑容,那会儿我已经麻木了。

成长好多时候就是不经意之间的,从男生长成了男人,仅仅也就是那一晚我明悟了。

不合典雅总鹤立鸡群

3

一路上是安阳陪我回家的,两个人一起走在凄凄沥沥的大街上,可就是感受不到那种席卷过来的苍凉和孤寂。不知不觉地能包围过来女人的温暖,那一刻是一直以来的梦寐以求。

“你没必要替我挡酒,还挡那么多。”安阳开口,语气里全是春天般的关怀。

“没事,一点事都没有,你看还能走直线。”差点就一头栽进路坑。

安阳哭了,手臂还不停的抹泪,我以为是在意我。

“怎么了?”

“没事……”

“没事,你哭什么,还哭得这么没脾气?”

“哎呀,反正没事啦!”

事情因为在后面知道,安阳那男朋友是个败类卷了安阳所有的积蓄,骗感情骗钱财。我知道这件事情二话没说,为安阳买了一大堆生活必需品,每周都会去超市采购大批量的零食果鲜。

“你这样做你要干嘛?”安阳一句话问住我。

“我拿钱给你,我知道你不会要的,送给你这些权当做是朋友礼节,也花不了几个钱儿。”老喜欢红红的脸蛋儿,自己都不能把控。

只是喜欢哭的安阳,这个时候又是一阵哇哇声,泪人一样,看得我很是心疼,经历过这样残缺的感情多少内心是崩溃的,突然有一个人施手温暖,感激之情是会无以言表。

过得去过不去都要迈过坎儿

4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痴恋到傻还是迷恋到癫,往后老喜欢喝酒,一喝酒了就去安阳门口敲门,不是醉倒就是神志不清,自己的门开几何都是不清不楚,可就是轻车熟路安阳的门朝哪方开。必然的,耐心又悉心的安阳不厌其烦地为我善后清理干净,清清爽爽的。

追人最痛苦的是一方刚有点儿缝隙可乘,已经卯足劲儿马力全开地去投入,突然自己这边被告知换驾驶员了。公司后来因为业务调整,我要分派到子公司去挑大梁,其实我并不担忧我的去向,更在意的是能不能和安阳在一起。没脸没皮的我依旧是灌了一瓶二锅头,就去找了安阳,眼看分离在即,不管好坏,一定要把那句话说出口。

等啊等,酒精就在时间的推移中挥发殆尽,此刻的我特别的清醒。等出一朵花开花谢,两朵花开花谢,终于安阳回来了。这次回来居然是安阳的朋友把安阳给架回来,和我以前硬生生的场面是何其的相似。

事情缘由未知,就知道安阳今天就是一个劲儿的喝酒,依旧是伴随着那响当当的哭泣声。

今天的我照顾安阳就像当初安阳照顾我那样的循环往复。面巾和着热水抹着安阳的脸,此刻我把藏在心里的话一股脑的都抖露给了熟睡的安阳,顿时心里的光亮区被无限的扩大,心阔心广。

一番照料,安阳便苏醒过来,微微睁开双眼当即看见我吓了一跳,我也吓了一跳。“安阳,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有……”

一番插曲闹腾后,安阳看见我总算是安静了。

“你个丫头,不懂酒怎么喝酒,一喝还死里喝?”我语气里带着些责骂。

“你以前不能喝,你怎么就喜欢不停喝?每次都是到这里来?”安阳小脑袋也不晃悠,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真的被问住了,其实我此刻更想说的是那句话,那句安阳清醒的时候应该说的,却支支吾吾的就说了“我喜欢喝”

“你真的很让我不省心啊!”安阳扭头过去就不看我了。

这边我还在酝酿那句话怎么说,要不要说,整个自己就是跟个木头一样不解风情。

这时候安阳只是背着我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每次都乐意来麻烦人,也不说为什么,第二天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人真好,打扰人也会帮助人,有话跟个树墩一样憋住,打扰人总是喜欢去喝酒,喝酒了就胡言乱语神叨叨的。”

“哎……”

“你哎什么哎,说的就是你,你要走也不跟我说,你不觉得对不起我吗?”

我当时真没有明白过来什么意思就说了一句话:“我们一起喝点吧。”

“你?”

“安阳,如果非要是只在喝醉后才知道我喜欢谁,你让我多享受醉一会儿的奢侈,要是喝醉才知道谁喜欢我,那我们就一起享受这个醉的结果吧。”说了一大堆把自己绕得云里雾里的话,我想我是表达明白了,就差安阳能不能明白。

刺眼的光亮透过窗帘,蹩脚映照在惺忪的双眼,第二天一纸调令我便走马上任至新的公司,一路上我脑海里总是漂浮出一块儿一块遐想的涟漪,心好疼,脑子就像失忆一样阵痛,眼角不自觉地落下此生最珍贵的落红泪。

吴文风骨

简书作者,一个喜欢写字的人。我爱人会爱到疯癫,恨人会恨到胃酸。  我在简书同你分享你的腹中有书气自华。 (文章已加入版权保护)